返回

七公子①,腹黑老公来敲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58 【插播】什么人都有的大杂烩9(三更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周老师是当众拉着常静琬的手,温柔的祝福她跟阮泽尔。本来铁面无私的老师这会儿笑的跟朵花儿似的,温柔似水,把同来上课的学生们都惊得一抖一抖的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周老师似乎并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妥,依然旁若无人的跟常静琬拉家常,反正还没打铃上课豌。

    于是中学生目睹了一场常静琬跟女魔头聊天的惨案。

    大部分都是周老师说,完全不给常静琬反驳的机会,于是渐渐地,众同学也被洗脑,觉得这是常静琬在默认。

    许乐乐私以为,阮泽尔不止在学术上是大神级别,就连追女生,都是大神级别的穹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的,就这样确立了常静琬的身份,不给人一点点儿机会。

    常静琬是顶着极大地压力上完这一堂课的。本来周老师是特别反感学生上自己的课走神,偌大的课堂,她甚至不允许有学生睡觉,谁睡觉她就点谁起来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铁面女魔头这个名号绝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难得这节课,其他学生的注意力都在常静琬这边,周老师竟然也没生气,更没有点名,就这样相安无事的上完了一堂课。

    只是这堂课之后,不知道怎的,八卦之风一转,原本是说阮泽尔和常静琬两人关系暧.昧,暗度陈仓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成了常静琬暗恋阮泽尔。

    然后又有传言说,之前的那些传言,都是常静琬放出来的。就因为常静琬暗恋阮泽尔,再加上两人也有那么点儿姻亲的关系,平时有往来。可是近水楼台也没能让常静琬摘下阮泽尔这颗白月亮。

    所以常静琬着急了,就故意散播她跟阮泽尔有关系的传言,让学校里喜欢阮泽尔的女生们以为阮泽尔名草有主,都歇了心思。

    常静琬一下子就成为了一个心机表。

    因为常静琬和许乐乐都不住校,平时还真是不知道这些第一手的八卦。

    只是有一天,两人上课的时候,有人在背后指点着常静琬说起这件事情,虽然声音很小,可架不住坐的近,常静琬和许乐乐竖起耳朵听,还真是都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意的,到后来竟然也不管了,好像就想让常静琬听见似的,声音越来越大,之比正常音量低了少许有限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许乐乐惊呆了,学校的八卦绯闻什么时候也转变的这么快,一会儿一个样。

    常静琬:(⊙ˍ⊙)

    常静琬叹了口气,很无奈,尤其是明天有节课就是阮泽尔的,她倒是很希望阮泽尔工作忙请假,让别的老师来代课,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不过常静琬还在这边祈祷的时候,许乐乐已经不干了。

    说八卦的人就坐在她们后头,许乐乐转头就瞪了过去,“你们俩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我们说话呢,你突然这样是什么意思?”戴眼镜的女生不悦的说,看着前面许乐乐和常静琬发呆的背影,特备不屑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知道常静琬这是在发呆,她还以为常静琬是心虚了,不敢面对,因此更加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许乐乐嗤笑一声,“你们说话呢,还是在背后说人是非呢?如果你们是平常聊天,我懒得插言,跟你们又不认识,没事儿跟你们聊什么天呢。可你们现在是当着人的面聊人家是非了。你们要是小声说,我们听不见就当不知道。偏偏你们看着我们没反应,就觉得我们好欺负是吧?说话声音越来越大,就怕我们听不见。既然谈论的就是当事人,难道还不许当事人发表意见?要说礼貌,在背后讲人是非的才没有礼貌!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我们说你了吗?说的不是你,你跟着激动什么啊!”眼镜女旁边扎着偏马尾的女生说道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突然冷哼一声,“你不会是喜欢阮学长吧?在这儿刷存在感啊?那可没用!”

    常静琬刚刚从发呆中回神,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,听到争吵,回头目光还挺迷茫。

    又听了一会儿,常静琬才把事情搞清楚,她拉了拉许乐乐,自己的事情,没必要让朋友在前头顶着,自己在后头做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本来这件事情她也不是不能忍,如果是她一个人,可能真就装不知道忍过去了。

    虽说是常家千金,但从小常老太太就是副强势不讲理的性格,她已经习惯了忍让。虽然是独生女,却因为常家大环境的原因,并没有独生女的娇气。反而在脾气上还有些小懦弱,并不能算是勇敢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听见后头两个女生越说越过分,连带着把许乐乐都骂进去了,她就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同学,你跟我很熟吗?”常静琬冷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平时与人无争,但到底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常静琬真要拿出气势来,还是一只很唬人的纸老虎。

    两名女生噎了一下,常静琬冷笑,“在此之前恐怕你们连我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又凭什么说我的是非?我不知道这些流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,你们有经过证实吗?你们了解我吗?如果什么都不知道,未经证实的事情,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们哪来的理直气壮,当着我的面就能说我的是非,被当事人听见了还不知道道歉,反倒觉得自己没错。你的意思,怪我咯?”常静琬嘲讽的撇撇唇,不屑的轻嗤了一声,“你们说我朋友的话,我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你们。喜欢阮泽尔的,麻烦自己去跟他告白,不要在这里刷存在感,你刷了他也不知道。你们总不会期待我跑他面前嘤嘤嘤的说你们好厉害,为了他好无畏吧?”

    常静琬这会儿也有点儿上火了,连带着都有点儿生阮泽尔的气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,学校里哪会有这么多过分的传言。

    她读完研究毕业了,也不打算再继续深造下去,就这两年都不让她太平。

    要不是阮泽尔在学校里人气太高,要不是阮泽尔非要在课堂上弄出那一出,要不是后来让那么多老师误会,哪会有那么多事儿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偏马尾被常静琬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常静琬直接把许乐乐拉起来,“其他地方还有空位,我们换位子坐。”

    常静琬冷冷的往后觑了一眼,“也更方便她们俩继续将我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常静琬现在的气势太足,当常静琬拉着许乐乐到另一排座位,想要去里面空着的三个位子去坐的时候,还没等她请坐在外面的同学让一下地方,对方就已经很自觉地站了起来,在常静琬经过的时候,竟然还战战兢兢的。

    常静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同学,我有那么可怕吗?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    等坐下后,许乐乐才悄悄地对常静琬伸出一个大拇指,“你平时脾气那么好,发起飙来很有气势!小常同学,加油努力,保持住!”

    常静琬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了课,常静琬就开始祈祷,明天阮泽尔别来上课。不至于诅咒他出什么意外,但是忙点儿总可以吧!

    可是老天显然并没有听到常静琬的祈祷。

    常静琬为了以防万一,还早早的就跑来占位了,选在了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里,阳光洒进来,暖烘烘的,很适合睡觉。

    许乐乐来的晚一些,但也在上课前赶到了。

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,她就收到了常静琬的短信,说明了位置,不然的话这么大的教室,常静琬缩在这么个角落,还真是不好找。

    从许乐乐坐下,就听常静琬在那儿神神叨叨的念叨。

    仔细听了好久,才听清楚她念叨着,“千万别来上课,千万别来上课,千万别来上课……”

    许乐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,她到底是怎么跟这个二货成为好朋友的。

    可惜阮泽尔还是踩着上课的铃声走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整个教室都安静了,教室内的同学们,眼睛自带雷达扫描一样的开始寻找常静琬的所在。

    有八卦浓度够高的,早就在上课之前就已经锁定了常静琬的位置,还十分友善的提醒前后左右的邻居们,常静琬的所在。

    于是尽管常静琬已经努力找了个最不起眼的位置,但没多会儿还是被群众们给扫描到了。

    全教室百多号人的课堂,那个不起眼儿的角落此时偏偏就像是最显眼的地方一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常静琬默默地打开崭新的,平时并不怎么翻动的课本,双手抓着书立了起来,把自己的脸给挡住,就像是立了一面小屏风。很是自欺欺人的觉得,别人看过来就看过来吧,自己看不见他们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上课,现在开始点名。”阮泽尔一如既往的说道。

    都不需要他自己去找的,只顺着同学们的目光,就能轻易的找到常静琬。

    立了本书都没用!

    阮泽尔嘴角勾了勾,看着常静琬的方向,眉目柔和。

    常静琬没有看到,但是其他的学生看到了。

    同学们表示心脏很受不了,这种宠溺的眼神算怎么回事!

    阮泽尔拿出点名册,看都没看,第一个人就直接叫了,“常静琬。”

    常静琬觉得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,不然怎么会听到他的声音里竟然还带上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但是其他同学表示,常静琬同学你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教室里大部分同学都还没有对象,对阮泽尔这种单方面的虐狗行为表示十分不满,十分谴责。

    这种自带宠溺眼神与宠溺音的点名方式,老师你确定你是来上课的吗?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先出声的,“嗷嗷”的嚎了一声,简直把这儿当球场了。

    谁知阮泽尔竟然也没生气,一脸不介意的样子,导致其他人也有样学样,都跟着“嗷”了起来,一个劲儿的起哄。

    常静琬恨不得现在就钻到桌子底下去,脸红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前面一排的人甚至还回头,直接对她说:“常静琬,阮老师叫你呐!”

    常静琬缩了缩脖子,她现在就算是喊“到”,也会被淹没在起哄声中好吗?

    而且她现在窘的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出声了。

    许乐乐不知道打了什么血型的鸡血,突然抓住她的手就举了起来,“来了!来了!常静琬来了啊!阮老师!”

    常静琬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能把这个二货拉走,她今天不想跟许乐乐一起上课!

    因为手突然被许乐乐拉走,差不多A4纸大小的书一边少了支撑,就要掉下去了,常静琬眼疾手快的抓住,堪堪保持住了,让自己一直在书后面躲着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挺窘的,感觉很没有出息,一点儿都不大方,但是……她真的宁愿如此,QAQ。

    阮泽尔拍了拍话筒,示意大家安静,喉咙里似乎咕哝了两声笑意。

    又是这样的宠溺音,简直让教室里的女生都醉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谁比了个尔康手,对阮泽尔说:“阮老师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宠溺,我们搜捕鸟啊!”

    阮泽尔轻笑两声,没去管她,只看向常静琬的方向,“让常静琬自己喊到,不然我会认为是别人代她来上课的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出奇的安静,同学们竟然很配合,没有人再起哄,只是齐刷刷的都看着常静琬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常静琬默默地把书放下,举起了手,低头喊了声,“到。”

    阮泽尔这才开始点下一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上课的时候,好在还挺正常的,没有同学起哄,阮泽尔也没有再故意叫她什么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下课,响铃声对于常静琬来说,简直有如天籁。

    她闷头站起来,拉着许乐乐就往外走,就连阮泽尔在后面叫她都不听,反而越叫,她走的越急。

    阮泽尔都愣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于是在学生们八卦的目光中,阮泽尔赶紧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静琬!”阮泽尔跟在身后跑,“静琬!”

    怎么叫都不听,阮泽尔只能大声叫:“常静琬!”

    好在还有许乐乐这个好队友,常静琬往前跑,许乐乐就把她往后拽,尽职尽责的当阻力。

    最后常静琬只能停下来,许乐乐竟然说:“哎呀静琬,我是要回去上班的人,你怎么能抓着我不放一直把我往前拉呢!”

    说完果断的抛弃了常静琬,转身离开的时候,还不忘给阮泽尔比了一个“挺你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常静琬:“……”见她不跑了,阮泽尔这才好整以暇的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常静琬不知不觉的,跑的竟还挺偏,都没注意到周围都已经没人了。

    刚才阮泽尔在路上追常静琬的时候,还有不少学生八卦的想要跟上,但是刚刚好有老师下课出来,赶紧拿出了为人师表的威严,把这些学生都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扰我们侄子谈恋爱啊你们!”其中一名老师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这些常静琬并不知道,她只看到阮泽尔走过来,嘴角轻轻勾着,“最近学校里传言挺疯的,说你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一提这,常静琬就来气,“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没安好心,你别放在心上。你也是的,如果不是你之前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放心上了。”阮泽尔打断她,声音柔柔的说。

    常静琬:(⊙o⊙)

    阮泽尔又说:“我说我放心上了,我都想好要答应你了,你这会儿告诉我是假的?”

    常静琬:(′Д`)

    她脸通红,“你……你这话……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对我负责吧?”阮泽尔挑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负……”负责?

    “很好,我就知道你是个负责人的好姑娘。”阮泽尔高兴的点头。

    什……什么?她说什么了?

    可不由常静琬多说,头顶就被一片阴影罩下,双唇印上两片柔软。

    好软……——

    题外话——

    姨姨和舅舅这就是结局了,_(:з」∠)_

    【霸啵儿奔】2015年新作已经入库《纸婚厚礼,拒爱首席前夫!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13.htm

    【君子闺来】2015年新作已经入库《爱妻极致:与总裁情迷邂逅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5091.htm

    【公子轻歌】新作已经入库《致命爱侣,总裁情在浓时》

    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5879.htm

    【胡杨三生】2015年新作已经入库《纸婚厚爱:天王的专属恋人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5252.htm

    【贪睡de猫】新作已入库《前夫来敲门①腹黑首席的诡计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63.htm

    【子桑菲菲】新作已入库《99度爱恋②情迷大牌弃妻!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66.htm

    【淡月新凉】推荐新文《桃花朵朵,高冷男神暖暖爱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88.ht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最新入库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