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七公子①,腹黑老公来敲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57 难不成他也有什么不忍回忆的过去?(二更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【霸啵儿奔】2015年新作已经入库《纸婚厚礼,拒爱首席前夫!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13.htm

    【君子闺来】2015年新作已经入库《爱妻极致:与总裁情迷邂逅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5091.htm

    【公子轻歌】新作已经入库《致命爱侣,总裁情在浓时》

    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5879.htm

    【胡杨三生】2015年新作已经入库《纸婚厚爱:天王的专属恋人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5252.htm

    【贪睡de猫】新作已入库《前夫来敲门①腹黑首席的诡计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63.htm

    【子桑菲菲】新作已入库《99度爱恋②情迷大牌弃妻!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66.htm

    【淡月新凉】推荐新文《桃花朵朵,高冷男神暖暖爱》http://www.xiaoyuantang.com/k/6088.htm卫沐然虽然不太明白他这么说的用意,但还是依言讲这些话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半天,终于收到了梅时雨的回复:“我会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太着急,他心思很细。会从细节上看出不对劲。也幸亏之前他的编辑对他就很上心,有时候为了让他参加活动,说话也会急,所以这次他才不会疑心。”齐佑宣说,“你跟他说,影视公司方面现在正在跟网站联系,希望能够尽快与作者当面沟通,所以他需要尽快考虑。”

    齐佑宣想了想,又说:“最近这种题材的影视剧比较少,另外广电现在对于影视作品的题材限制也多,所以现在想要找个能顺利通过而不被拖上几年才能播的题材也挺难,他这本书是个机会,不论在哪一方面都符合。穹”

    齐佑宣一边说,卫沐然一边打字,将这些发过去。

    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卫沐然回头,杨少展再次跟她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卫沐然点点头,齐佑宣手指在椅背上快速而无意识的敲来敲去,说:“你再跟他说,我们网站已经几次跟你联系,想要捧你,你都不配合。说句实话,我们也不是只有你一个选择。这次的影视版权,还有两本书也在洽谈,影视公司方对其中一本书的兴趣也很大。网站肯定是优先选择配合度高的作者。因为书的后期宣传,也需要作者配合我们。对你说实话我们把握不大。就算你现在来签约面谈,可是谁能保证之后的宣传你还能配合?我觉得机会还是给乐意把握的人才好,不要被虐浪费掉。”

    卫沐然依言打出这些话发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梅时雨的回复就快了些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,什么时候过去面谈?”梅时雨问道。

    卫沐然又看向齐佑宣。

    齐佑宣双眼盯着聊天的对话框,手指仍在椅背上无意识的弹。

    “后天。”齐佑宣终于说,“跟他说后天,影视公司说如果后天不行就得排到下个月,对方刚好在后天有点儿时间。不能让他立刻过来,会让他起疑,拖得时间久了他可能又会改变主意,后天是个很安全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卫沐然点点头,便输了后天两个字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很快便回复过来一个“行”字,然后头像又灰了下去。

    卫沐然关掉对话框,仍然挂着Q。

    杨少展这时才说:“使用这个QQ的时候,对方的IP地址显示在津市,但是我刚才查的宋鹏飞,却是在B市。”

    杨少展直接调出了宋鹏飞的详细资料,显示他是深市人,就如大部分的北漂一族一样,来到B市,生活艰辛,一开始是住在十分偏僻的地方,跟人喝足了一个套一的房子,每天上班路上都要花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两年前搬进了五环内,自己租了一个套一的房子。这些杨少展查到的资料上都清清楚楚的写着,包括他的租房合同,以前的居住地址,现在的居住地址,工作的公司,甚至还有他公司的工号,连社保卡号都给查出来了。

    宋鹏飞的手机号,更是瞒不了。

    赵一扬直接给宋鹏飞的公司前台打电话,问宋鹏飞在不在,前台表示在,在电话转接过去之前,赵一扬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梅时雨现在在津市,那么宋鹏飞就不可能是梅时雨。”赵一扬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是虚假IP?现在不是会有人使用什么软件,把IP显示在别的地方吗?”邢加栋问。

    杨少展摇头,“对方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宋鹏飞的公司找他,我去跟上头申请,一会儿加栋跟我去宋鹏飞的家里调查。张明带着一扬去公司堵住宋鹏飞,把他带回来。少展你继续查,梅时雨在津市的IP地址,如果是在他家里就更好了,看能不能查出他的真正身份,具体位置。”蒋越诚说道。

    张明和赵一扬的行动很顺利,他们到宋鹏飞公司,见到宋鹏飞的时候,宋鹏飞还一脸迷茫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把宋鹏飞带回来,当他听到《心杀》这本书的时候,依然是一脸不解,“那是什么书?讲什么的?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卫沐然直接把合同的影印本给他,“这是你的身份证没错吧?”

    宋鹏飞瞪大了眼睛,甚至还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原件,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检查。

    半晌,才呆愣的点头,“是我的,可是这是什么?版权合同?我什么时候签过这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这是《心杀》这本书的作者的电子版权签约合同。”卫沐然解释道。

    宋鹏飞更加惊讶,随即摇头,十分疑惑,“我从来没写过小说,从小到大我作文都不好。我一直都是学理的,公司里也是跟我专业对口的工作,搞软件工程。你们也知道,网上都在吐槽IT男,真的是一点儿不夸张。我们真是特别忙,成天熬夜加班都忙不过来了,哪还有时间写小说啊。”

    齐佑宣不置可否的问:“那你平时看小说吗?”

    宋鹏飞摇头,“以前大学的时候时间多,所以经常看,现在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工作这么忙,平时工作压力很大吧?”齐佑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宋鹏飞沉重的叹气,点点头,说道:“太大了,本来想着B市嘛,工作机会多,有发展前途,所以年轻气盛就来闯了。我家也不是条件多好的,算是小康吧,但是也不能都出来工作了还问家里要钱是不是?我是个男人,问家里要钱,我爸妈也要被周围的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刚来那会儿,我租的是地理位置偏僻的小房子,胜在便宜。而且那时候我工资不高。那阵子我简直都快抑郁了,后来涨工资了,我才慢慢地往里搬了搬,居住条件总算是改善点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也知道我们工作压力大,所以定期都会给我们请心理医生到公司去。”宋鹏飞说道,怕他们多想,赶紧摆手说,“不是真的像是看病那样正式,只是跟我们讲一些能缓解压力的方法。也会跟我们逗趣儿,让我们轻松一些。当然,也给我们留了名片,如果私下里有什么想要咨询的,也可以联系他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阵子,我家里出了点儿事,我爸妈把钱投给集资公司,俗称就是放高利贷,想要赚高利息。不过后来集资公司出事,顶头的老板跑了,他们的钱都在里面打水漂了,亏了20万。我们家生活小康,我爸妈退休工资两人加起来也有将近七千块,但是毕竟不是正经的上班了,银行存款是取一点儿少一点儿。那阵子两人特别难受,忍不住互相埋怨,没少在家里吵架。我妈偷偷给我打电话,也忍不住哭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想帮家里,可有心无力。我一个人在这儿漂着,不跟家里要钱就算不错了,真也没存多少钱。那一阵子我也特别着急,觉得自己不孝,父母一直养着我,可真到有事儿了,我却一点儿忙都帮不上。那阵子精神紧绷,真是觉得快要疯了。所以我就偷偷去找了之前公司聘请的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名心理医生叫什么?”就连邢加栋都听出来了不好,激动的问。

    宋鹏飞有点儿错愕,但还是说:“徐何祐。不过这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儿了,将近两年了吧。后来我工作越来越好,放假回去劝了我爸妈,也往家打钱了,我爸妈就是不要,让我好好存着。反正日子好了,那些不愉快自然也就没有了。我心情也好了,就没再去找过他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公司没再找他去给你们统一做心理辅导?”赵一扬问。

    宋鹏飞摇头,“没有,就是我不再找他后也没过多久。我们公司也换了个心理医生。我因为跟徐医生聊过,所以觉得奇怪,就问了公司,公司说徐医生去津市了,新医生也是徐医生推荐的人。”

    津市,众人互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去看病,也是要用身份证的吧。”赵一扬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是肯定的。”宋鹏飞说道。

    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梅时雨会用宋鹏飞的身份签约。

    让宋鹏飞离开,卫沐然又联系了江石中文网那边,表示蒲秋萍的编辑号,他们要暂时征用,并且说了他们联系梅时雨的事情,让网站那边不要说漏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就听到蒋越诚问齐佑宣:“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徐何祐跟梅时雨有关系是毋庸置疑的了。”齐佑宣说道,“就是不知道两人其实是一个人呢?还是合作关系,又或者,梅时雨又是一个被徐何祐控制住的人。”

    齐佑宣指尖敲着桌子,“津市,津市……我更倾向于徐何祐跟梅时雨是同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先想办法稳住梅时雨,如果他真的是徐何祐,那么这个人对人心理的把握实在是太精准了,就怕他会猜到我们的用意,起了疑心不来了。”蒋越诚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齐佑宣摇摇头,“徐何祐搞了这么多事儿,恐怕是更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很厉害。不然在我们跟他说,可以换个人来宣传的时候,他也不会这么快就答应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之前不露面,是怕自己的身份暴露,无法再继续下去。但同时,他又渴望自己的书能够成功,能够被更多人知道,如果能够轰动就最好不过。如果我想的再大胆一些,他甚至是想让这三起杀人案曝光,让大众把这三起杀人案与《心杀》对上号,从而佩服他缜密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跟他说,网站不再捧他,他知道宣传的作用,所以才急着过来。恐怕还会想要我们公开那三起杀人案件,最好配合上他的书。”齐佑宣说道。

    “变态啊!”邢加栋汗了一把,“难不成他也有什么不忍回忆的过去?”

    齐佑宣撇撇嘴,“有时候变态是不需要理由的。一些研究心理的,最终把自己给研究进去了,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谁知,邢加栋竟是一脸认真地看他,感觉随时都是最后一面似的,沉痛的说:“你保重。”

    齐佑宣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杨少展还是查出了梅时雨登陆QQ的IP地址,查过之后,是位于津市的一家网吧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大海捞针吗?那么多网吧密密麻麻的,他可能为了躲避行踪,随便去一家可能很远的网吧。”邢加栋苦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只能等他来了。”齐佑宣说,“他很自负,前面三个案子都被破了,他也有些蠢蠢欲动。他想要书中的案子继续下去,想让大家都知道,不想默默无闻,也不想让人觉得那只是单纯的一本小说。他想让人知道,书中的案子都实现了。所以不管怎么样,他都会来。”

    因为没办法在津市如大海捞针一样找,但为了保险起见,蒋越诚还是让杨少展一点点的排查,哪怕效率低一些,但是万一梅时雨真的反悔不来了,他们也不用到时候再如眉头苍蝇一样的重新开始查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第二天下午,挂着蒲秋萍编辑号的卫沐然,收到了梅时雨的信息,表示他第二天上午10点到B市机场,大约11点就能到江石中文网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那明天中午请你吃饭。_”卫沐然发过去,“对了,需不需要我们公司派司机去接你,老板的专车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对方说,“我打车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我们公司的地址。”卫沐然将事先准备好的江石中文网的地址发给他。

    然后卫沐然就把这事儿跟蒋越诚他们说了。

    蒋越诚安排张明、邢加栋和杨少展去机场盯人,谨防半途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直接去江石中文网埋伏好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马都拿了徐何祐的画像,因为齐佑宣打从心里觉得,徐何祐跟梅时雨就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大约上午10点半的时候,齐佑宣和卫沐然已经在江石中文网的办公室等着,预防途中梅时雨给蒲秋萍打电话,他们在旁边也好知道。

    蒋越诚和赵一扬在大厦门口等着,如果顺利,只要梅时雨一进来,他们就把梅时雨给围住带回去。

    齐佑宣接到了张明的电话,证实梅时雨就是徐何祐,他们在机场见到的人,跟画像上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齐佑宣马上告诉了蒋越诚,蒋越诚和赵一扬不禁都神经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11点15分的时候,当梅时雨也就是徐何祐走进大厦,蒋越诚和赵一扬立即闪到他的面前,后面,张明三人也堵住了徐何祐的退路。

    蒋越诚出示了证件,“警察,我们怀疑你跟三起凶杀案有关,麻烦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徐何祐眸中闪过了然,低声轻笑了两声,“所以说,什么宣传,什么改编影视,都只不过是把我吸引过来的借口?”

    “不,你的书确实会被改编成影视,只不过不是今天面谈。”齐佑宣和卫沐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,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卫沐然观察着徐何祐。

    不论是从心理医生这个职业,还是从作家这个职业,徐何祐都很符合人们的心理设定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合体的西装,斯文儒雅,还戴着半框的金边眼镜,手上拎着一部电脑包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一名精英人士,会让人信任,心生好感的类型。

    不知道齐佑宣这句话为什么会让徐何祐那么满意,他竟然不挣扎,不企图逃跑,也不企图给自己脱罪,一双眼更是露出满意的不行的光彩来,“那我跟你们走。”——

    题外话——

    下章是插播~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最新入库 小说排行榜 完本小说